值得信赖的十大娱乐平台 |首页(欢迎您)!

ECNU主页 | 在线投稿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媒体

文汇报丨周宏:让高考作文摆脱套路,“应试能力”应是思维和对话能力


发布时间:2021-04-12


  每一年高考季,语文作文题往往受到议论最多。而在中学课堂,一些老师教作文时,常会要求学生熟记素材、论据、好词好句,甚至学会套题,一些语文老师还会在教学时提到高考命题老师最乐见哪类素材,或最倾向于给哪类作文高分。高考作文,究竟有套路可循吗?
  作文与其说考的是写作能力,不如说是考对话能力。
  高中写作的文体教学重在议论文。其命题形式多为给材料作文。近年来,相关考试的命题材料往往隐去倾向,由“请你证明(材料观点)”演进为“你怎么看”。这种“论题型”的作文,给了学生足够的思考和论述空间,对学生的对话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  “对话”是一种能力,也是一种态度。以对话的态度作文,便不是仰视材料,而是平视乃至俯视材料,以平等的姿态同材料论题展开讨论,肯定其正确,否定其谬误,补充其不足。唯有如此,方能完整践行新课标所强调的批判性思维。
  中学生要具备这一态度和能力并不易。重要原因在于应试思维,即误以为考场作文要揣摩命题老师意图并曲意逢迎。殊不知现实却是常因逢迎而曲意,落得个铩羽而归。所以,打破应试思维便成为首要任务。
  应试并非贬义词,相反,应试作为能力,在个人事业发展的每个关键时刻都不可或缺。高考是,求职面试是,工作也是。具备这一能力的人,不仅目中有考核你、选用你、给你更大发展舞台的“他”,还善于在有限制的考核中有针对性地展现“我”,从而脱颖而出。也就是说,“有我”但不“唯我”才会收获青眼。这种态度,是既重视对方的要求,围绕对方感兴趣的问题应对,又不俯首低眉,而是以平等的心态充分表现自我。具体到作文,何尝不是如此呢?
       

所谓“应试能力”,是让人有对话时棋逢对手的欣喜


  作文中,这种“应试能力”可以归为“对话能力”。
  所谓对话,是就某一共同话题展开讨论,明确共识,表述己见。作为能力,我把它总结为三个要素。
  一是让评阅者明确读到你对材料的准确理解,这是展开对话的基本条件。
  二是让评阅者看到你对其论题所含倾向的肯定和阐释,这是展开对话的心理基础。当然,其前提是材料倾向正确,而目前更多的命题材料若有倾向,往往比较正确。即便材料没有倾向,所列出的几种看似对立的观点也各有其合理性,所以肯定并阐释之并非向材料投降,而是向真理俯首。但是,仅有这两个要素的对话并非命题者和评阅者所欲知晓的全部,作为对话,既非真正平等,亦非切实有效。
  只有具备了第三要素,才是真正的对话。这一要素可称为补充和深化,这一层面上的论述,才见出“我”的殊异,甚至可以说,才可称为对话。试想,在生活中,遇到只会说“你说的真对”的听者,你除了虚荣的满足,还有什么?而遇到会说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说得有道理、但我有补充”的对话者,你是不是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欣喜?
  简言之,具备“我知道你在说什么”“你这样说的原因和理由是什么”“我的补充是什么”三个层面,就可以称为基于对话的写作了。
  这三要素,不是行文结构,更不是作文套路,而是写作思路。它是每一篇作文写作前必须思考梳理的内容。落实到成文,哪个一笔带过,哪个详细论述,哪个点到即止,根据的是材料,更是自身写作进行时的思考和认识水平。但要成就一篇佳作,第三要素总该有所体现。
       

对话的基础是阅读理解能力,更是贯穿阅读过程的质疑


  可以说,对话能力,首先是阅读理解能力。
  以某年上海某区的模拟考作文题为例:“遍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月亮。”有人这样评价毛姆的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的主人公。小说讲述主人公放弃安逸的生活,追求绘画理想的故事。小说成书于上个世纪初,而这句话最近却突然火爆起来。
  对于这一作文题,有一部分学生把材料的论题理解为“精神追求与物质追求的关系”,也有人理解为“为了精神追求,可以放弃物质生活”。第一种理解似是而非,其实给出的材料并非讨论两者关系。第二种理解似乎更接近材料本意。不少学生洋洋洒洒于此,且所论颇具水平。然而,这两种观点都忽视了材料的最后一句话。完整地理解材料,会发现前两句是讨论的前提条件,下一句才是真正需要思考分析所在。“为什么上世纪初的话最近突然火爆起来?”——这才是命题者想和你对话的论题,也是这个材料的价值所在。
  以我对学生的了解,误解这段材料者,大多数并非真的连这点阅读能力都缺乏,而是读得不细,想得不周。思维始终伴随于阅读全过程,贯穿思考分析判断质疑的阅读,才是发生内化的有效阅读。
  其中,需要思考分析判断乃至质疑的不仅是阅读材料,还有自身对材料的认识。“我读得对吗?”“我读出的含义能涵盖这短短的三两句话吗?”“为什么我的结论无法联系材料中的某句话?”这一自我质疑的态度相较于质疑他人,当下在中学生群体中更为缺失。加之匆忙读之粗略想之不加反思的态度,和线性思维的习惯,作文失足于对话起步阶段实属正常。
  好在,解决的办法并不复杂。笔者曾对中学生议论文写作提出“审对题,想复杂,说清楚,有补充”的十二字建议。“想复杂”更多地应该完成于动笔前,而动笔前的想复杂恰恰是当前作文教与学都缺失的重要过程,没有这一过程,何谈“过程化写作教学”啊!这一过程做得越充分,学生行文就越顺手,思维训练就越能落到实处。
       

对“流行”作文命题的举一反三并非科学,成熟的思维才是突破之道


  成熟的思维特征之一便是复杂思维。“说清楚”既是对语言表达的基本要求,也是思路清晰的具体标准,至于“有补充”,更是高水平思维的绝好体现。而所有这些,缺了“审对题”,就命题作文而言,都只能漂浮于云端了。
  如何确保审对题呢?针对已经出现过的不同类型的命题材料,审题步骤大同小异。有的材料,由“事实(问题来由)”和“思考”组成,其步骤为三。
  第一步,通读材料,划出事实部分的关键词。关键词是打开材料内容之门的钥匙。第二步,确定思考内容(对话点)。第三步,概括材料的论题。上述材料即为此类型。
  具体到该材料的审题步骤,第一步可确定“月亮”与“六便士”所象征之意为事实部分的关键词;第二步可确定“最近为何火爆”为思考内容;第三步可结合两层材料,以“如何看待(为什么)+第二步内容+第三步内容”的公式概括出论题:如何看待毛姆的这句话最近突然火爆起来。同类题目如2020年秋季高考作文题,“世界上许多重要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”,即为“事实”,“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”,即为思考点。论题可依据上述公式概括为“是否因为世上许多重要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,人对事物的发展进程便无能为力?”
  有的命题材料看似类型不同,如: “有人说,‘我在粉碎一切困难’,他因此获得了成就;也有人说,‘一切困难都在粉碎我’,他也因此获得了成就。” “有人说” “也有人说”的命题形式近年比较流行。审题也可参照以上步骤。第一步,关键词:“粉碎 困难 成就”;第二步,思考内容:两者都取得了成就;第三步,论题:为什么粉碎困难的和被困难粉碎的都取得了成就?
  由于命题形式的不同,该类材料的思考点不甚显豁,需要细读细想得之。但也不是没有方法。我把这种方法称为“寻找两种情形的不同点与共同点”。不同点在“粉碎困难”和“被困难粉碎”,相同点是都“获得了成就”。找到它们,接着思考“哪个是常态?哪个是非常态?”往往,写作的思考点即对话重点在“非常态”,此处便是“为何截然相反的情形却都获得了成就?”
  可见,不同类型的材料其审题步骤真有不少属大同小异,只是,虽为“小异”,也会因为不会阅读而成为大阻碍。
  需要说明的是,作文方法的所谓规律总结,并非科学,它依据的仅仅是一定数量的命题材料,如此由个别归纳为一般,可以举一反三,却未必能举一而反至无穷大,拘泥于此,难免落入窠臼。根本解决之法,还在学会阅读。
       

深化立意“扯开去”,正是“对话”的价值体现


  那么,审题对了,就一定不会脱离题意了吗?事实证明,不是。甚至很多貌似“由此及彼”,也只是扯开去谈其他话题。这类问题的产生源于思维水平,因为对于论题已无话可说,但也和缺乏逻辑有关。写作时,每写一段,都必须问问自己:我还在围绕论题讨论吗?我扯开去的内容和论题是什么关系?是信马由缰还是收放自如?
  其实,不是不可以 “扯开去”,谈火爆原因当然要分析精神追求和物质生活,谈是否无能为力当然可以通过反思“为何许多重要转折发生于人们意想不到之时”以及“我们是否可以变意想不到为意想得到?”……这样深化对论题思考的“扯开去”,深化立意,由表及里。可说是对话和“聊天”的区别。
  所谓深化立意,正是“对话”的价值所在。其所指正是上文之要素三:“有补充”。以某区模拟考作文题为例:世界上没有移山的办法。唯一能改变我们和山的距离的途径是:山不过来,我过去。人们可以持有这样的态度:改变可以改变的一切,适应不能改变的一切。
  通过审题三步,可以归纳出材料论题:当不能改变时,“适应”的意义是什么?但是,在论述了适应的意义之后,我们应该也必须问一问:“还有补充吗?”
  有学生这样说:当我们不能改变某一事物时,适应不失为一种智慧,但是,当这种不能改变的事物成为阻碍科学进步和人类发展的桎梏时,“改变”应该成为我们心中的声音,相信假以时日,必有条件成熟之日,才是“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”的智慧人类。试想,几百年前的“不能改变”,许多已然改变,今天的“不能改变”,未来也一定有可改变之时。所以,适应现实,不是屈服于阻碍人类发展的现实事物,而是待时而飞的科学精神和智慧之举。
  这一补充何等精彩!分析探究其来源,可知源于“追问”,“它真的完全正确吗?”“有更好的答案吗?”发现答案,也有途径。我把它归纳为“改变条件”。这位学生的“补充”,不排除来自改变时间条件。更多的补充,亦可来自改变对象,或改变空间条件。
  由此,你还认为靠所谓的应试教育、套路教学,能够在选拔考试中折桂吗?真正的考场好作文,会是所谓的应试作文吗?我们走注重思维水平、讲究文质兼美的作文教学之路,交出的作文,不仅有助于应试,更可让学生终生受用。


阅读原文


作者周宏(“值得信赖的十大娱乐平台”中文系教授)

来源丨文汇报

编辑丨郑海容

编审丨戴琪



作者: | 信息来源:新闻网 | 浏览次数:137

更多
热门文章
大夏学术网
智慧的创获,品性的陶熔,民族和社会的发展
Creativity, Character, Community

“值得信赖的十大娱乐平台”首页